想念柴达木(外三首)

作者:张汉东来源:原创

想念柴达木(外三首)

张汉东



想念柴达木

只因那沧桑的岁月还叠映在双眸

春夏秋冬匆忙地飘逝了数十载

难忘的影像今日竟幻映出一幕幕


想念柴达木

春阳时  那戈壁滩上还是满目黄枯

绿色的植被还没被晚来的春风唤醒

香艳的花朵依然也没灿烂地光顾

脆响的鞭花儿甩了一响又一响

牧民们只能用期盼的目光放着牧


想念柴达木

夏日里  碧绿的草原上竟不热酷

白云般的羊群儿在无垠的绿地上飘游

云缝间那顶顶白色的帐篷竟像颗大蘑菇

牧民们口中嘹亮着一曲曲欢畅的歌声

那紫色的脸膛上竟荡漾着甜蜜和幸福


想念柴达木

秋天里  爽风儿飘拂来一股又一股

远处的戈壁滩上擎立着高高的机井架

隆隆的机声正在日夜开采着滚滚财富

勇敢的苍鹰们矫健地盘旋在碧洗的蓝天上

日夜奔腾的大黄河竟兴奋地从这里起了步


想念柴达木

寒冬时  辽阔的草原上早已冰酷

可在飘飞的大雪花中

无畏的战士们正在将青藏铁路筑铺

嘶鸣的汽笛声仿佛就在他们的胸腔里响起

甘愿让尖厉的风刀子切割着钢铁般的肌肤


想念柴达木

只因那飘逝的岁月还叠映在双眸

如今巍巍的昆仑高山仍昂挺在这块宝地上

日夜奔腾的大黄河正演奏着中国梦的强劲音符


亲亲的藏羚羊


亲亲的藏羚羊

走行在呼风唤沙的戈壁滩上

一只只都亲昵地成群接着队

不畏那高寒地盘上的极度缺氧

一代代早已吸惯了高原上稀薄的空气

每代都在六七月时滋生繁衍地健壮成长

肚子饿了啃口戈壁沙石地上的绿草叶

喉头渴了再饮着碧澈的清流到小河旁

偷猎者向你们暗射来罪恶的枪弹

可你们并没因此而惊恐地泪眼汪汪


亲亲的藏羚羊

每日欢蹦在葱绿无垠的大草原上

性情胆怯虽不敢与那雪白的羊群同伍

竟结伴成群地沐浴着高原上灿烂的阳光

曾记得昨日士兵们在修筑着一条钢铁大道

你们欣喜地竟瞪着一双眸子在惊奇地张望

隆隆的开山炮声不敢震天撼地地狂吼

留着一条通畅的道儿供你们迁徙过往

今日嘹亮的汽笛声在昆仑山脉里高昂地奏鸣

飞驰的列车将你们滚烫的心正载往神奇的西藏


亲亲的藏羚羊

你们夸耀的那滚滚的黄河水从你们的足下潺出

亲亲的藏羚羊

你们甜蜜地欣赏着那高原上魔幻般的醉美风光



高原上的花朵呀  有千万种

最美的那朵哟  要数高原红

高原红绽放在高原人的脸庞上

牧民们腮帮上的那两朵最娇容


高原红哟  

迎着寒天里的猎猎风

一朵朵倔强地开不衰呀

每一朵哟  都是苍天恩赐的馈赠

花朵开放了千年和万代

它与牧羊人酿着浓浓的情


高原红哟

每一朵竟是那般的红润丰盈

昆仑山上的雪莲花朵想与它来争艳

绿丛中的格桑花也想同它赛个输赢

就连欢唱的小河水也举起了兴奋的拳头

将这只娇美的高原红叠映在它的明镜中


高原上的花朵呀  有万千种

唯只有高原红的那朵最醉容

每一朵花儿都绽放在牧羊人的脸庞上

白云似的羊群里竟映照着它红润的影


心中的那条河流


心中的那条河流

日夜流淌在我思念的梦魇中

那条弯曲的小河儿我虽叫不上名字

可知它在柴达木盆地上闪烁着清澈的影


时光虽已风骚地行走了数十载

可甜蜜的记忆仍潜流在那条小河中

那条小河就欢流在浩瀚的草原戈壁滩上

纤细的身旁竟高耸着柴达木魁梧的身影

夏日  高原上的日儿虽不甚火红

那雪片似的羊群竟欢饮在清流中

水镜里能照见一粒粒碎小的沙石儿

疯狂的藏羚羊在河边竟肆意地欢腾

冬日  高原上嘶吼着吓人的狂风

那条小河流竟戴上了晶亮的冰镜

筑路的战士们在河边挥舞着闪亮的镐头和铁锹

冰镜下的那湾流水竟弹奏着动人心扉的美歌声

清清的河流哟  不知奔流了多少年呀

它多想与那苍茫的三江水竞赛遥程

雪白的羊群畅饮着它

膘肥体壮  后代们繁衍滋生

筑路的战士们酣饮着它

在屋脊上要牵条钢铁的巨龙


心中的那条河流

多少年来竟一直波光莹莹

它虽然日夜畅流在浩瀚无垠的戈壁滩上

在我不眠的心田上将曲儿弹奏得韵味浓浓

眷恋的高原上仿佛还闪动着我翠绿的身影

那条清澈的小河中依然腾着我滚烫的痴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