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郁的诗

作者:海郁来源:原创

海郁的诗


  海 郁

  本名闫守忠,回族。甘肃省作协会员、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20期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培训班学员。作品散见于《诗刊》《民族文学》《中国诗歌》《飞天》《青海湖》《黄河诗报》《回族文学》等报刊和年度选本。出版有诗集《缤纷四季》《想起你已是春天》《失眠的月色》。


泡 沫


一场滂沱的雨让天空卸掉了阴郁

窗上的泪滴还在集聚、滑落

太阳像刚刚端出的荷包蛋,它缜密的

光线从乌云缝隙千针万箭似的

射向大地,也涂在一张快要发霉的

脸上。失守的窗沿像在自责

更像默认了自己的宿命

玻璃上的水珠冲开一条条逶迤的

暗道,清晰了部分街景

楼下的积水照见了凌乱的城池

同时,也彻底迷失了自己

倏忽间,它又被飞快的车轮

碾为泡沫,从集聚

走向散落


一个母亲的节日


你将头叩向我,就在一把

超市找零的钱落向眼前纸盒的瞬间

你一定家有儿女

你的儿女也一定是忘了今天是你的节日

你将躬身如虾的身子跪下,一低再低

在城市如织的视线里晃动

不是金钱让你如此卑微如此低贱

是一堆褴褛的衣服在叩问苍茫大地



只是你的名字很美

映衬在每一个怀春的眼眸里

只是那些久远的雪花很美

纷扬在红红的厅堂,那高扬的灯笼之上

只是与你依偎的雪妮很美

握着她冰洁的小手,湿了你红扑扑的脸颊

只是你的忧伤很美

宛如蓝汪汪的湖水,皱起一圈圈涟漪

只是不懂思念的那颗心好美

那绕过皓齿的语调,那笑弯了腰身的姿影

只是未曾触碰痛苦的那双纤手好美

徜徉在阳光的五线谱,弹奏华美的乐章

只是你的转身好美

拖着缓缓的暖暖的近似流星的尾

只是你喑哑的泪水好美

低眉一汪泉,抬头满天星


姑 婆


像一件棉衣

那个自己已慢慢从我身上脱落


语噎。词语在胸中憋闷

春寒过后,光线照样掌起密扎的尘埃


面若黄表纸的姑婆

颤抖的声带上落满阳光一样的念词


我坐在母亲曾经坐过的床沿

替她聆听96岁的姑婆,无序的自语


摇曳的岂止是记忆

眼前的韶光就这么一点点散去


猛然间


猛然间着火了

猛然间空了

猛然间心里一阵疼开始弥漫散开

猛然间哑了,说不出话了

猛然间喉咙里痒痛,一些词

叠在一起,相互碰撞、厮杀、熄灭

猛然间,在熏黑的框架里传出声音

像玄机,像赞念,又像是咒语

猛然间豁然开朗,似乎什么被掀开

露出明晃晃的亮光

猛然间收紧一颗心的狂跳

一些漆黑的诤言,顺着断裂的痕迹下滑

猛然间,泪流满面,却笑着说

外面阳光灿烂


万物归于一色


万物静默

光线一点点撤离,向阳的

大地徒留它突兀肃穆的背影

液体的流动像劈开的一绺翻腾的焰火

在黑夜到来前的河床

作别谢幕前最精彩的演出

我盘坐在你起伏的膝下

就像你睡在大地绵延的臂弯

远处蛙鸣一片,蛐蛐声起声落

夜色熏染,归于一色


立 秋


秋混入一阵热风

秋在一片叶子上登陆

秋用草尖蘸上金黄的颜料

准备涂染山川。秋撑高了天空

牧放姿态万千的云朵

秋褪去稚嫩和艳丽

把沉稳还给大地。秋抽掉

釜底之薪,让炉火不再燎烤

秋让你我深谙冷暖

说出未尽之言


磨 灭


想到一个词,恰好在磨灭

退回暗角,让光在那儿没趣地照着

任蟹爪莲兀自绽放、闭合、凋零

让海棠寂寞地将花瓣探向空中

做无谓的忏悔。让翠绿的文竹在虚空

研磨一世的清高。初秋的脸面

开始萧瑟,光斑逡巡

像在打量什么,又像在犹豫

判定一个时辰的到来。大地之上

黄绿相间,该绿的已经泛黄

该黄的还在叶尖,怒放

最后一丝弱绿。热爱就是磨灭

坚持就是摧残。我拆卸所有词语的花边

剔除委婉的谢绝,徒留

喑哑和隐痛,在黄绿相间的人世

慢慢接受磨灭


霜 降


霜降是秋天的最后一个高地

终将,沦陷于慌不择路的秋风中

尽管,灿烂充斥,繁华依旧


霜降似一道密令

所有卑微的生命还未来得及撤退

带刀的风,擦亮锋芒,剃下它们的人头


生命的怆然也莫过于此

方觉意犹未尽,鹤唳的停靠声

便撕开你站点冰冷的大门


仅仅是一场渗白的霜寒的降临吗

苍茫大地,那些匍匐翻卷的

叶片,写满生命的禅语